• 2014-11-11

    两个人的荒岛

    作为一个合格且称职的loser,唯一的期盼就是人生能不那么悲剧。
    花了特别长的时间明白了一个说起来很简单解释起来从不费力的道理,就是人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个人身上。
    可惜,父母把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他们的希望。
    最近是挺幸福的,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在一起,不过也并没有分开,唔,其实本来以为说了之后可以离得远远的,结果变成了现在这样。我们是朋友,可是朋友是这样的吗?哎,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跟朋友这样。
    额。可是牵了手,还是会想要更多啊,因为这个人无论从身到心我都想要啊。我不能阻止内心深处抗拒不了的占有欲,当然不是说非要一定占有,而是说我并不能克制住这种情绪,我有七情也有六欲,我其实挺讨厌自己这样的情绪,所最后会变成一种桎梏。
    我不是想要陪伴,陪伴的话只朋友就好了,我要一颗纯粹的灵魂,和我的心心相印。我渴望的是爱,以及被爱,热烈地被人爱,热烈地去爱人。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这么渴望去贴近另外一颗心。
    不管以后会怎样,至少现在能牵你的手的人是我啊。那么这就好了。至于以后,也许明天我就死掉了呢。
    我真是乌鸦嘴。
    反正,我肯定是不会把你弄丢,在我活着的时候。
  • 2014-10-29

    唯一的道路

    小说是最后的出路。也是唯一的道路。
  • 最近的方向偏差太多。
    好像对人生有了很多的依恋,但我没有办法抛弃我内在阴暗的那一部分绝望完全地站到阳光下。
    我不能把它们暴露在阳光下,那是我汲取的营养的一部分,同时是组成我的一部分。
    而欲望,是不断增长,无法抑制,难于启齿。我自己没有感觉到可是它在暗里汹涌澎湃着,直到我不得不正视。
    挖到一块宝石,依然还是有所侥幸想要占有。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有时觉得,对方其实也喜欢自己吧。可是这么想到就突然意识到:你哪里来的魅力和自信。
    虽然自己经常夸赞自己,但是只是为了跟自己好好相处。
    并且,喜欢有很多种,爱情又怎么会是。
    嗯。那我,不如争取一下吧,万一,明天我就死掉了呢。
    还有,好好学习,不要忘记了要包养女朋友的事情,虽然现在没有女朋友。万一对方答应了呢——你就自我催眠吧,反正最后都不会成功的。
    不过,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我就是一个很美好的怪人~(但是如果被拒绝我还是会很伤心啊)
  • 2014-10-08

    拾光。 - [Talks]

    手心出汗是真的因为手心出汗,可是紧张也是真的。
    大概被察觉到也是正常的。不过没有关系,反正我打算说出来,不过应该也不会造成多大困扰,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得到这件事,只是呆在旁边就已经很温暖了。
    嗯(´-ω-`),我明白,只是当我好朋友而已。我根本就不敢奢望什么其他的。以及尴尬地逃开我也是奇葩,然后因为紧张而在呼吸不过来最后整个左胸腔闷得在公车上快要死去,N说我在得瑟因为她从不曾体会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可是我哪里得瑟啊,我不怕被心情被察觉,我害怕我以后再也不能独自去吃饭去玩耍,我本来是一个人,可是却不能习惯一个人,连食物对我都已经失去它应该有的吸引力。
    我哪里会知道一个人会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把一切都打破了。
    我是要说出来的,就像所预料的那样,始终是会被拒绝的。不过朋友应该还是可以当的吧,毕竟我还是是个很适合当朋友的人。
    我要把注意力放在要做的事情上面,这些日子先完成要完成的事情,把书看掉先。
    不过,你是今年唯一的好运,哦,不,是2011年之后唯一的好运,大概也会是往后无数年唯一的好运。我很乐意为了迎接这一场好运而一直倒霉下去。
    我很喜欢你。我必然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

  • 2014-10-07

    记一次夜宵。 - [Talks]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觉得还蛮尴尬的。

    那天去二楼吃夜宵,因为睡得不太好头懵懵的,然后我要了个糖水。我知道她要了一碗糖水,因为我在后面啊,然后去拿的时候我看她拿了两碗我还愣了一下想不是一碗吗不过也没想太多,我大脑懵得就只能卡在我打了要了一碗糖水我要拿一碗汤水,然后她说你难道要喝两碗,我就很疑惑是啊我打了一碗糖水不是应该要拿一碗吗?她又说已经拿了啊,然后大脑停滞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想说她不是一碗吗,我就说可是我刚刚又打了一碗了啊。
    直到坐下才恍然大悟:哦,是帮我拿了。

    现在想想!!好尴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