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08

    关于《醉乡民谣》的一两个看法 -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lk-logs/270267677.html

    1、时间线与隐喻的问题。

          这是在那只猫的名字出来之后顿时恍然大悟的。关于时间线,巧妙的点在于,因为loser依然还是loser,前后场景又是如此惊人相似,如果稍不注意你几乎会以为这是一个发生在同一天的故事,就像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在你辗转前行历经百转千回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像是几个世纪的时候,突然发现其实不过短短一天而已。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显然不是(其实我几乎也有怀疑,是不是也有刻意地安排成像《尤利西斯》的可能)。从片头的1961到Llewyn Davis看到街上的那张海报,实际而言是横跨了两年时间,时间是流动,而loser只是一如既往地失败着,仅仅是对Llewyn Davis而言一切只是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隐喻的问题,无法不去联想到荷马史诗里的《奥德赛》。为追求音乐可能经历了种种失败种种痛苦最后回到家(原点)的Llewyn Davis又何尝不是海外漂泊十年归家的奥德修斯,那只叫做尤利西斯的猫更是直接的证明。最奇妙的是这只在途中被Llewyn Davis遗弃的尤利西斯最终以极为不可思议的方式重新出现,不正是后来看到的那张《The Incredible Journey》的海报的印证吗,而恰巧又正是这张海报告诉我们时间是并非是停止不动的。有趣的是,特写给到海报上的宣传语时,不知道是不是有着双重隐喻——历经艰辛荣耀回归的猫以及同样有着“奇妙生活经历”但是依然失败的Llewyn Davis。
             开场和结尾的地点选在The Gaslight Cafe安排也是不言而喻了,Llewyn Davis说的Farewell,以及片尾Dylan的《Farewell》。


    2、人物的戏剧张力

         用loser的失败与伟大来形容也不为过。即使Llewyn Davis这个人是如此混蛋,商量堕胎的时候居然还分心想着一只猫;又是如此一事无成,始终没有变成一个人生赢家。看着他在loser的道路前行,遭受各种打击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有哪怕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暗暗期待这会一个历经艰难最终取得成功的俗套励志故事?如果有想过,只能说想太多了,科恩那两兄弟是不会给你看这种故事的。
        
           看似封闭实际而言却是极为开放的结局倒也是蛮有趣的,是预示Llewyn Davis真的已经放弃了,抑或只是告别的是那个时代?不好说,不好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